洋妞媳妇 本地狼公公

洋妞媳妇 本地狼公公 志明今年二十八岁,留学并工作于日本已整整八年。日本近年经济下坡,志明所属的公司生意也是连年亏损以至于负债累累,勉强惨淡经营。但眼见无甚起色,志明早打算另谋出路。 此时,国内的父母来电让其回家团聚并尽快办理婚事,志明便和未婚妻淳子商量,淳子亦早有心理准备跟志明回国见相亲。于是两人安排好打点一切,于农曆新年前乘飞机回到国内。 一家人分别已数年,亲恩情浓自不必说。父母见儿子带回来了未来媳妇,都是喜上眉梢。淳子姓樱井,是日本冲绳人 […]

意外的福利

意外的福利 我家住在郊区,爸爸的老毛病犯了,肘关节风湿痛,妈妈就陪他去上海看病。事发忽然,我就从就读的市高中请假回来看家,因为我们这块外地人很多也很杂,偷盗时有发生。 正值夏日,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脱光衣服,来瓶冰啤看三级带。家裡没人就是安閒。 窗外下起雨来了,还起了风,好大!我赶忙去关窗户,这时看到一个女的在我家门口转悠,被雨淋得神态狼狈,我想,不会是犯罪分子的先头部队吧?来探路的吗?怎麽还叫著我姐的名字。想起来了,是我姐姐的同学,杨静。 我 […]

女友的好友「柔柔」

女友的好友「柔柔」   小可是我的学妹也是我的女友,在刚升大二那年因为迎新活动而认识了她, 她长的很甜很可爱,而且第一眼看到时她穿著贴身T恤,让人一眼就发现注她的 胸部其实还不小,纤细的腰身,微俏的屁股,粉嫩雪白的皮肤以及短裤下的细长 美腿,自然散发出一股吸引人的魅力,所以当然身边的蜜蜂是很多,但是在我细 心的呵护下,最终还是成了我的女朋友,过程描述起来很烦长,所以不在这边多 说了。   现在的小可跟著我一起住在7坪不大不小的套房宿舍裡,一个礼 […]

天下第一荒唐的桑拿群交记

天下第一荒唐的桑拿群交记   这个事情是2000的事情了,说起来实在很荒唐,也很刺激,也是我第一次玩妓女的经历。   那天有个从外地来的客户住在石牌东XX大厦,为了表示对我支持和感激之情,他特意叫我去他住的酒店,说是要请我一起桑拿洗浴。我说桑拿很贵的啊,你还是别请我了。他笑着说:“你看你,生意做了那么多年,没享受过吧?既然来了,就请一起去洗个澡吧,算是陪我吧。”我想想也是,于是和他一起去了桑拿室。   这里的桑拿分公共区和专人区,一进门看到很多 […]

老婆换妻群交

老婆换妻群交 自从我和老婆红嫁给我之后,她再也不去那些舞厅之类的社交场合,我知道她是不想过多的接触男人,成为我一生一世唯一的女人。我也尽量配合她,虽然,在她和我谈恋爱之前,我就知道她和她以前的两个男朋友有过**关系,可我从来没有计较她,嫌弃过她,仍然执著的爱着她,喜欢她,所以,从不问起也不提起她以前的事。 直到有一天我在网上看到了换妻群交等内容,对那些刺激的玩法赞叹不已。 可总是觉得那都是人们为了吸引淫民而编写出来,始终不相信这是真的,可就在这 […]

一万块钱的初夜

一万块钱的初夜 我的生日就是端午节,很是凑巧,小时候我一直以为是我妈故意再那天把我生出来的,所以我特别喜欢吃粽子。有一次,那是在我过生日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外地读书,那天我特想吃粽子,就去超市里买了几个粽子和鸭蛋,同时请我同学吃,他们还笑我说,那有这样过生日的人呀,太对不起自己了,同时也说我小气,不请她们吃大餐。而明天是端午节也是我的生日,我却不能吃到粽子,虽然有太多好吃的东西,以及礼物,但是,从内心来说我还是想吃个粽子。可是没有人会请我吃,所以 […]

阿德的大学生活

阿德的大学生活 坐了9个小时的火车,接着又坐了1个多小时的汽车,终于踏进了XX大学的校门,阿德心底狂吼一声:“大学,我来上你了。” 拖着行李箱,阿德茫然的看着偌大一个校园广场,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形形色色的男女充斥着每个角落,自己应该先去哪里呢? 阿德刚打算找个人来问问新生报导的地方在哪里。不想斜侧里突然蹿出来一位漂亮的女孩子,殷切的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信息学院二年级的,我叫何钰慧,请问下你是资讯学院的新生吗……咦,你干嘛用那么怪异的眼 […]

真实事件 考上大学后在外租屋的艳遇

真实事件 考上大学后在外租屋的艳遇 从高中毕业后我考到了台中现某大学,而女友因为比我要低一个年级毕业,所以没有办法跟我一起到台中租房子,于是我只好一个人先找到了学校报到后,然后到附近找房子,于是我在网络上找了租屋资讯,找了很多家,终于在雾峰的一个社区里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地方,虽然是农村乡间,可是条件很不错,3楼公寓的房子,整层楼只有一个女孩单独住,因为前面与她一起住的女生搬走了,而她想说一个人住不安全又显得比较贵,毕竟一个月要8000元租金。于 […]

大嫂被插得浑身酥麻

大嫂被插得浑身酥麻 她是我老婆的妹妹,已婚有2个小孩了,身材保持的不错,玲珑有致,长的也不错很有女人味,每次与他见面总是浅浅的微笑,十足吸引着我的目光,有时在和老婆做爱时,总是以她为我幻想的对象。 和她发生关系是在我陪老婆回家,我老婆已经先回去了,因为我工作上的关系所以需要到周五晚上才可去,那次她妹妹刚好也要回去所以就搭我的顺风车。 那天是晚上六点我接到她回家,我们很少有机会能跟她单独相处,一路上当然聊的很愉快,一直聊著就聊到夫妻相处及男女感情 […]

轮流上了三位女同志老师

轮流上了三位女同志老师 号称安山中学五朵花,张翊芳、王俐莎、赵袖娟、关玉玲、庞燕。 其中张翊芳、王俐莎、赵袖娟三人是读师范同班同学。 毕业时分发单位,三人自愿到师资严重缺乏的偏远山区学校,并且要在同一所学校,于是就分发到安山中学任教。 偏远山区学校,农家采收期间,大家均相互帮忙,今天甲农户、明天乙农户,需要大量人力劳动,所以十多岁孩子也需帮忙,学校来上课的学生就少了大半,对那些没来上课的同学,基本上学业就跟不上进度,因此恶性循环,每况愈下。 张 […]

女友小美之「精液注射」

女友小美之「精液注射」 话说距离「网路直播」时间已经很久了,这不,小依都要跑去执行任务了,还请了两週的假,终于能回到二人世界了。虽然说小依平时也会跑去找人性交过夜,但是我和小美还是认为小依和我们住在一起好一些。 哎呀呀,祸害终于暂时离开了主人翁的身边,应该好好庆祝一下才是啊!我正思前想后地为小美找个有意思的节目,小琦就很骚包的打了个电话过来:「老大,搞定了!」 「我那个日啊,你丫的搞了这麽久!还有脸给我邀功。」我生气的说,其实心裡还是很高兴的, […]

苍凉而美妙的感觉

苍凉而美妙的感觉 当我问他想要什么生日礼物的时候,他只说了一个字:“你!” 对于一个风烛残年、病入膏肓的老人来说,这也许是他过的最后一个生日,也许是他期望的最后一个生日礼物。于是,我下定决心,不管多么大逆不道,我都要帮助他实现他最后的愿望。当年,他是一个50多岁孤苦的拾荒老人,我是一个出生才几天的偷情孽种,是他在风雪之夜将我从垃圾箱里抱回了他的小屋,是他用微薄的拾荒收入和浓浓的慈爱把我养大。当我在他慈爱的眼神注视下走进婚姻殿堂的时候,就曾暗自下 […]

母亲的教学

母亲的教学 我已经结婚二十年,拥有两个孩子及爱我的丈夫,凯立──我的丈夫,比我大六岁,是个热情的人,结婚以来我们每天都要做爱,享受性爱的欢愉(结婚前当然更是)! 我来自一个有爱心的家庭且是独子,在认识凯立之前,我已跟自己的家人有过性接触,我的意思是说,我跟爸爸相奸,也跟妈妈做爱!我是他们唯一的小孩,因此他们非常疼爱我,而且几近溺爱。 第一次尝到大屌插入屄里的滋味时只有十三岁,那只大屌不是别人就是爸爸的! 对于我们家庭的乱伦性关系,我一点都没有感 […]

我与妈妈的深入了解

我与妈妈的深入了解 我的家庭并不富裕,属于小康偏高一点。父亲是钢厂工人,母亲在步行街做小生意(卖内衣)受到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父亲所在的钢厂生意不景气,导致工资欠发半年多的时间,所以全家的经济来源基本靠着母亲的小店铺。   看着母亲每天因父亲酗酒,因每日的花销而忧愁,我毅然决然的放弃了学校安排的实习工作,直接步入社会开始工作。目前在一家经营电器的公司做业务销售,每个月薪水也有个三千多块钱,既能满足自己的生活花销,也一定程度上帮助母亲来支撑这个摇 […]

失身于女婿的岳母

失身于女婿的岳母 正午时分,我驾着那辆破吉普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刚好赶上午饭。岳父前两天便已到达,本来我和岳母应该昨天傍晚过来,但昨天路上不巧下了场暴风雨,电线杆子刮倒了好几根。而我新领驾照不久,为安全起见,不得不在路途歇息一宿,好在今天立时恢复往昔的晴朗天气,故今天中午也算平安来到岳父的老家。妻子则赶今晚的末班车,明早还来得及参加落梁仪式。就这样,一家四口因种种原因居然分三拨人上路,也算有趣。   筵席已经摆开,今天两顿照例请自家亲戚,明天早上 […]

第一天上班就被老闆欺负

第一天上班就被老闆欺负   我叫Lydia,小名YaYa,今年二十六岁,刚从德国唸完西洋文学回 台。因为唸的科目不是目前的热门范围,妈妈刚开始还满担心我找不到工作,还 好我自认长得不错,身材也很好,朋友都说我长得满像隋堂。我自己则是一点也 不担心,才第一天面试就被录取了,不知道他们是看上我的外貌,还是我的工作 能力?   我老闆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个性有点古怪。他是做进出口生意的, 我应徵他的秘书,需要的只是帮他翻译及处理德国客户那边传过 […]

我和少妇的一段往事

我和少妇的一段往事 我家离县实验小学和县一中很近,房子五层,两层用来出租。之前租的都是学生高一到高三那样的小孩子长的漂亮也没什麽性趣,而且后遗症多。后来一中搬走了呵呵,就只有小学了,许多乡下有钱人把孩子寄在县实验小学读书。 一个女人带一个孩子,吃睡在一起。男主人多半在外打拼挣钱养家,一年到头也难得回来几次,多半过年回来。这样一来家裡面就有几个少妇带这7- 8岁的小孩住在家裡。 本狼还是较喜欢少妇成熟类型的,起先来了两个都不怎麽样,相貌平平,身材 […]

噢……哥哥

噢……哥哥                  (一)   不知道男人是不是都喜欢用做兄妹的方法来拒绝女孩,我就是这样,在高三那年,我无缘无故地多了个哥哥。   他是某著名大学里的大四学生,我对他很崇拜,他让我第一次知道爱一个人的感觉是如此深刻与难忘,但他却对我说,在他心里我一直只是他的妹妹。也就是这样,我们成了所谓的兄妹,也许这是我和他之间所能达到的最短距离。   然而很让我想不通的是,男人怎么会喜欢和自己的妹妹做爱。事情发生在高三开学不久的一 […]

嫂子~~~不行啊

整整过了六个冬天,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现在是什么样?听说机场搬了,听说有一个金融风暴,到底外面的一切是否和六年前相似?只要过多几天,我便知道一切!兴奋中带有一种哀伤,兴奋可以重见天日,哀伤已举目无亲,出到外面何处是我家?开始害怕出狱,里头的兄弟都肯助我一臂之力,可惜,我不想重操故业,谢绝兄弟们的一般好意。 这个背影好熟悉,对!是洪涛!我不禁的喊了一声,这一声是我六年来最响亮的一声:“洪涛!”他回头一望,也喊:“骆风!”我俩已六年没见。 经过和他一谈 […]

喝醉了.上错床了

跨坐在我身上的年轻胴体正热情而狂乱地与我亲吻著,即使在一片漆黑的房间里,早已习惯黑暗的眼睛仍能将她因为体内肉棒动作而产生的丰富表情变化看得清清楚楚,我低下头去舔弄她胸前那对白软的突起物,并且加快了挺动摇摆的速度。 “怎样,舒服吗?”说完,我将在眼前不住摇晃的乳头含进嘴里,大力地吸吮舔舐,“嗯……很棒啊……哦哦……嗯啊……”看她皱紧眉头,咬紧嘴唇低声呻吟的那副爽样,我忍不住把她的身体抱起,平放在床上,将她的双腿扛放在我的肩头上,疯狂地抽插起来。 […]